千千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千千小说网 > 是恋爱攻略者不是救世主 > 第20章 黑色据点

第20章 黑色据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东京郊外的那家旅店被查封了,警是望月雪报的,最先赶到现场的是刑事课的伊达航。通往神社的路不好走,他爬了半个小时才到达终点。

望月雪站在神社前的空地上,那身特意为了旅行带出来的白色裙子已经破破烂烂,甚至还沾染着大片的血迹,从宽大的盖住她整个上半身的黑色制服上衣里露出来。望月雪身边站着的两个人伊达航认识,正是那天在废弃精神病院见过的高专学生。两个异常高大的男生一左一右站在她两侧,让其实称不上娇小的望月雪显得格外柔弱易碎。

伊达航的面前明明有着躺倒一地死状可怖的尸体,塌了一半的神社以及站在一边面色平静的辅助监督,还有瘫坐在阶梯上狼狈的网球部员们,但他的第一反应却是跑到望月雪的面前,慌张的连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望月!你没事吧?这些血迹是怎么回事?我现在就叫救护人员过来!“

望月雪拉了拉身上夏油杰的外套,无奈的阻止了伊达航掏手机的动作:”不用了,伊达警官,我没有受伤。“

伊达航停下动作,又将望月雪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确定她状态不错之后,才稍稍松了口气。

其实降谷零几人早就告诉过他,面前看似娇贵的少女其实是那个传说中的彭格列家族的干部之一。伊达航理智上当然明白他自己见过的腥风血雨可能都不及望月雪万一,但或许是因为没有见过望月雪杀伐果断的样子,伊达航还是下意识的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女孩看待。

望月雪指了指不远处面色苍白的友人们:”他们几个就拜托你了。“

“啊,交给我吧。”伊达航点了点头,“话说......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时间倒退回30分钟之前,望月雪刚刚解除了这边的危机,就立刻给仁王打了电话。她和两个高专的咒术师尚且有反击的余力,但幸村和仁王几个人却是实打实的普通人。虽然仁王的直觉远超常人,并且已经达到了可以向Jungle借贷能力的标准,但他从未接触过这些,难保不会出问题。

“大家都没事,倒是你,自己小心一点。”

直到望月雪听到这句话,高高悬着心脏才终于稳稳落地:“那就好,我这边也结束了,马上就......”

“等等。”电话那边传来仁王惊讶的声音,“这个东西,身后有一个七芒星的印记,跟我们那天在仓库看见的一模一样。”

望月雪拿着电话的手一顿,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在四周寻找起相关的线索:“五条,你们进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

“是七芒星的印记吧?”五条悟打断了她的话,随意的朝着稻草人雕像的地方指了指,“在那边。”

“我朋友说咒灵的身上也有七芒星的印记,这可能是连接两个空间的通道。”望月雪并没有避讳那边的仁王,直接拿着电话说道,“如果攻击那个地方,大概就能打破两个空间的隔离。”

“可以啊。”五条悟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指骨,潇洒的一挥手,便有大量的能量团聚集在他的手掌上。

望月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着电话那边的仁王严肃的警告道:“带着幸村他们离远一点,这家伙的能力有点夸张,小心别被他波及了。”

五条悟闻言不爽的撇了撇嘴:“不要说得我好像随时都会暴走一样。”

望月雪看了一眼夏油杰,对方回给她一个歉意的微笑。

嗯,是不会暴走,不过跟暴走也没什么差别。

很快,仁王就知道了望月雪说的夸张到底是什么意思。就在他和幸村带着网球部一步三回头的远离那个咒灵的时候,庞大丑陋的怪突然发出痛苦的嘶吼,漆黑的皮囊开始凸起,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它的身体里冲出来。下一秒,咒灵的后背就被轰开了一个巨大的破洞,刺眼的能量光柱冲天而起!那种可怕的冲击甚至让整个空间里刮起了强烈的劲风,脚下的地面也开始微微的颤动。

仁王咬着牙用手臂挡住了脸,控制不住的感叹道:“还真是够夸张的。”

“仁王!发生了什么?”幸村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他此时正半跪在地上,用自己的身躯紧紧的护住怀里的小女孩。

仁王往他那边走了两步,大声喊道:“没事,应该是望月那边做出的反击!大概很快就会结束了!”

他的话音刚落,两个身着黑色校服的少年就从破洞里跳了出来。一个白发蓝瞳,神情张扬,他诡异的在半空中停留了一瞬,确认离地面不远后才跳到了地上;另一个则扎着丸子头,狭长的狐狸眼似笑非笑,坐在一只像是电鳗一样的生物上漂浮着。

真田在看清那两个人面貌的一瞬间就认出了对方:“是那两个人。”

离他最近的幸村好奇的转过头:“你认识?”

“不,只是见过一面。”真田摇了摇头,他本想和幸村解释一下当时的状况,但他发现自己似乎什么也不知道,只好说道,“是望月认识的人。”

幸村还想再问些什么,但望月雪已经紧跟在两个人后面跃出了空间裂隙。她身上的裙子已经变得破破烂烂,洁白的衣摆上还沾染着没有干透的鲜红血迹。

她受伤了吗?现在状态怎么样?自己这些人是不是成了她的拖累?无数念头划过幸村的脑海,他的心一下子被高高吊起来,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紧攥着手指已经微微泛白。

五条悟和夏油杰收拾咒灵的速度很快,根本用不着望月雪出手,无下限术式就和咒灵操使召唤出的家伙发出的攻击一起,把稻田里暴虐的特级轰成了碎片。在怪物消失的一瞬间,四周诡异的景色也宛如倒映着幻象的镜子一样,开始出现密密麻麻蛛网一般的裂痕,咔嚓一声碎成了漫天晶莹的墨紫色流光。

一些赤红色的结晶散落在地面上,隐隐散发着璀璨的萤火。望月雪蹲下身去查看,却在看到上面宛如符文一般的文字时,脸色一变。那都是望月雪极其熟悉的名字,她将结晶全部收起,悄悄放出灵力探查,果然发现其中蕴含着不少寿命。

怎么回事?对方索取的寿命还能变成结晶给咒灵使用?那家伙的术式到底是什么?

神社很快恢复了正常,只是有半边已经坍塌,将稻草人的雕塑埋在了瓦砾之下。

由于望月雪不久前还处在力量对冲,体力消耗严重的状态,现在难免有些脚步虚浮,夏油杰注意到她的状态,伸手扶住了她的手臂,温和的劝慰道:“反正事情已经解决了,要不要去休息一下?这里交给高专的人来处理吧。”

“不用了。”望月雪站稳了身形,拉了拉身上的裙子,“这不只是咒术界的事情。”

“我知道了。”夏油杰明白望月雪不是普通女孩,见她坚持,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脱下了自己的校服外套披在了她身上,替她挡住了破烂的衣裳,“虽然不合身,但是先拿这个将就一下吧。”

望月雪摩挲着那件带着一点烟草味的校服,感受着上面温暖的体温,轻轻点了点头。

……

其他的警员和救援人员因为有了伊达航的指引,赶来的很快,他们迅速的收敛了神社中狰狞的尸体,把昏迷的人抬上担架,并将网球部的众人带离了现场。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大概会接受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辅导。

离开前幸村似乎想要和望月雪说些什么,但却被对方刻意避开了目光,他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让望月雪先办正事,转身跟着医护人员离开。

望月雪看着他的背影,自嘲的扯了下嘴角,不禁觉得自己可能是什么传说中的扫把星,还是个双标怪。自从来到立海大之后就接二连三的出事,嘴上说着不把他们卷入未知的世界里,结果还是为了不打草惊蛇,让他们留下了如此可怕的回忆。

要不还是退学吧。

反正港口黑手党的那帮家伙不怕霍祸,至于幸村身上的诅咒,即便不在立海大,她也可以暗中调查,何况事关七芒星,想绕开也是不可能的。

“我觉得可能不是你的问题。”五条悟看穿了她的心事,自言自语一般漫不经心的开口,“那家伙身上的诅咒简直浓到让人窒息,就算说特级是他引来的都不奇怪。”

望月雪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幸村。

此时少年缓慢的行走在山道上,翠绿的树丛衬托着他挺拔的背影,宛若一株温润的兰草。但他身上却缠绕着浓重的黑紫色烟雾,就连和他走在一起的人都迷失在里面,显得模糊不清。

幸村身上缠绕的诅咒正如刚来时一般,隐隐的飘向某个方向。

当时因为离得太远,望月雪并没有发现,现在再看时才知道,诅咒倾斜的方向,正是这间盘踞着特级咒灵的神社。

”伊达警官,旅店里的人应该都控制起来了吧?“望月雪突然问道。

伊达航察觉到望月雪话里的急迫,迅速的讲目前的情况同步给她:“是的,因为事件还没调查清楚,所有人都需要配合问话,包括店老板和员工们,全部都在店里没有离开。”

“麻烦你让他们查一查店里的传单,看看上面有没有七芒星的印记。顺便再调查下这里往前几十年的案件。“望月雪一边有条不紊的做着安排,一边把已知的信息告诉伊达航,”镇上似乎有这里曾经种植罂粟并且有黑手党成员出没的传言,说不定和黑衣组织有什么关系。”

“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安排。”伊达航听完也没有犹豫,立刻转身去联系部下。

这一切都不是巧合,如果所料不错,从幸村抽到免费二日游的特等奖开始,他们就已经在黑衣组织的圈套中了。

稻草人神,如此明显的关键词,她怎么就理所当然的忽视了这么久?

刑事课的警察们效率很高,高专的辅助监督还在和伊达航交流当时的情况,那边拿着记录本的警官就匆匆忙忙的跑到了伊达航的面前,他也顾不得什么上下级关系的礼节,声音十分洪亮的打断了两人的交流。

“伊达警官,佐仓他们已经把旅店的老板控制住了,在旅店的地下仓库里发现了一部分军火和大量的火药,现在正在联系爆破班的人赶来!”

“什么?!”伊达航震惊的瞪大眼睛。

他想过望月雪的推测有很大概率是正确的,却没想到对方的动作居然如此之大。

然而这还没有完,伊达航的手机紧接着就收到了一连串的图片和资料。资料室的警员调查到,这里曾经是某个黑手党的据点,自从二十几年前被查封之后就废弃了,一度传出闹鬼的谣言。直到十年前,这里被一个叫平田的男人买下来,在上面盖了一家旅店。

近几年因为有许多游客在附近的村子和镇上失踪,所以平田的旅店也逐渐失去了客源,他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七芒星的传言,说可以带来好运,就在宣传单上印了这个图案,殊不知,这正是将他彻底推入深渊的罪魁祸首。

而幸村正是这些七芒星筛选的受害者之一,由于他身上沉重的诅咒与带有七芒星印记的抽奖球产生了共鸣,于是他抽到了这份“大奖”,被带来了这个饱含诅咒的坟地。

看完这些,伊达航皱着眉头收起手机,郑重道:“望月,这件事情,你能一起来吗?”

望月雪看了眼和辅助监督站在一起的两人,点了点头:“好,我们走吧。”

平田良介坐在旅店的大堂里,战战兢兢的看身边走来走去的警察们,无措的汗水从额头滑落,他紧张的搓了搓手,僵硬的冲着桌子对面的伊达航扯了扯嘴角。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伊达航正襟危坐,一脸的严肃。

说实话,平田也没想到自己开了这么多年的旅店,不但是个闹鬼的地方,还是个犯罪窝点。他当初虽然图便宜买了这块地盖旅店赚钱,可他根本没想过害人,更不知道这地方以前是黑手党的地界,他此刻心里慌得像是有一百只猫在抓挠,急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嘁,就他那德性,我看也不像是组织的成员。”松田站在大堂通往地下室的入口处,无语的啧了一声。

“那可不一定,如果是底层成员的话,也不一定知道什么。”研二跟着其他爆破班的成员从地下抱着一箱火药走上来,轻轻撞了一下松田的肩膀,“小阵平,你可别偷懒啊。”

偷听被抓包的松田头也不回的挥了下手,三步并作两步走下了楼梯:“我知道了,真啰嗦。”

地下室里光线昏暗,四周还飘着飞舞的灰尘,火药刺鼻的味道充斥鼻尖。松田刚走下楼,就看见望月雪披着不合身的宽大外套,坐在那台型号老旧的电脑面前鼓捣着什么。

“你在干什么?”松田好奇的凑了过去。

望月雪手上敲击键盘的动作没停,只是抽空看了眼手机上的信息:“这里面有当初建立据点时的资料,不过加了密,解开需要一点时间。”

“是吗?”松田虽然在拆弹这方面是个天才,可对计算机程序却实在不擅长,他挠着头直起身子,和其他警员们一起去搬运地上随处可见的火药箱子,“解不开也没关系吧?这种东西很快就能出化验结果。”

“恐怕没那么顺利。”

望月雪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面前的电脑上,没有思考便脱口而出。

“哈?为什么?”松田不解的停下了脚步。

因为黑衣组织能造出成分不明的APTX4869,那么他们使用的火药成分必然不会只是普通的东西。但这话望月雪当然不能说,她只是笼统的回答道:“因为我是黑手党,你们这些生活在表世界的人,永远都想不到地下世界的家伙们为了害人,能搞出什么高科技。”

“那还真是可怕啊。”松田掂了掂手里的箱子,面无表情的吐槽了一句,“不过,我倒是没想到我们能这么快再见面,你看起来还挺精神的。”

望月雪终于是停下了手,她抬头向着楼梯上方看过去,却没有看见松田的背影,只看见地面上漏下来的日光,明亮又温暖。

他们不知道也没关系,最好也不要知道,有些事情,交给黑暗中的人们去做就好。他们只需要站在光明之中,去守护心中的正义便好。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